初秋

1、壹座城

 

壹個人,壹座心城,妳走不出來,我不敢闖入。

 

她戀愛了。愛上壹個痞子壹樣的男孩,為他設了壹個單獨分組,QQ上備註成老公,在空間毫不避諱地說我愛妳。她帶我去見那個男孩,我什麽也沒說,只覺得她太單純,單純到,讓我想種暴打男孩壹頓,讓他立馬滾蛋的沖動。

 

我終究什麽也沒做,我怕做什麽都是錯的。從小到大,我習慣於保護她,不想讓她受任何傷害。可是,在她的愛情面前,我卻什麽都不能做。只告訴她:妳的青春,妳負責。

 

我不知道是怎樣壹種沖動,或者愛慕,才會為某個人專設壹個分組,大抵都是單純的人才做的。因為愛,就覺得他是唯壹,和別人都不壹樣,所以怎麽能把他和別人放在壹起呢。對,壹定要為他單獨設壹個分組,再給他壹個獨壹無二的備註,如果這些都不夠,那就光明正大地當著那麽多人的眼睛,說我愛妳。

 

可是,就算我的愛情,我也從未為他如此霸道過。

 

他來的時候,我把他放在清風遲來。我告訴他,最好的朋友都在這裏,因為遲來,因為懂得,所以珍貴。那個分組50余人,有時候列表拉到最後才能看到他。

 

後來某壹天,我把他請進了我的小城。那是旁人進不了的壹個分組,十余個人,是我最親近的家人,是屬於生命裏的人。

31f10001564afcf1f4a3

不改他的備註,他叫什麽,就任他叫什麽。不刻意看他空間,不發表評論。想起時,就去翻翻他的舊相冊,看看他過去的樣子。

 

成熟的愛情,壹定是這樣不動聲色。知道細水長流很慢,知道壹生壹世很長,所以不著急。

 

壹個人,壹座城,壹段青春壹場秋。

 

2、最好的禮物

 

如果愛她,就把妳的心掏給她看,只要妳疼她,她可以什麽都不要。

 

有晚睡的習慣,也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的。查資料,做筆記,看完書後,可能就要快夜裏十二點。打開手機,聽聽電臺和音樂,然後夜就深了。

 

同樣是去年這個時候,也就是夜裏這麽晚,QQ收到他的信息。

 

他是我前年在浙江遇到的壹個男孩,木訥,愛傻笑,瘦瘦的,並不是很高。他見過我野蠻潑辣、瘋狂貪玩的壹面,也見過我低頭看書,在紙上塗鴉的安靜。

 

那時候還是那樣張狂不羈,不喜束縛。不開心時,不顧任何人的咆哮,早早下班跑去江邊。是的,那時候,我才開始愛上水的。她平靜的時候,平靜的如壹面和諧的鏡子,壹個靜美人,樹的倒影在她的心上,燕子的掠影在她的眉心。她發怒生氣的時候,真就像壹個孩子,除了鬧,除了哭,她不會用別的緩和壹些的方式。

 

在浙江呆了壹年後,我回到人生地不熟的北方,斷絕了與那座城市壹切聯系,後來輾轉去了多個城市。

 

夜深,我正在聽電臺裏壹個女孩的故事。他發來和去年相似的請求:可以幫我在網上買份禮物嗎,她的生日快到了,我網銀又不能用了。我問:還是她嗎?他回答是,我說好的。

 

不問理由,不問原因,能夠幫助他,給心愛的姑娘送上壹份心意,於自己而言,也是壹種溫暖。而我,至今還惦記著,去年那只我替他買下,送給那位姑娘的公仔熊。有公仔熊的陪伴,就算是異地,大概她也不會孤單了吧。

 

木訥也好,巧言令色也罷,這世間最好的禮物,並不是禮物本身,而是妳送出去的那顆心。

 

3、壹場秋

 

壹連幾天的秋雨過後,並未見“壹場秋雨壹場寒”。墻角爬著那些綠,依舊可愛的生長著。

 

昨天路過壹家花店,看上壹盆仙人掌,毛茸茸的,甚是好看。我把它帶回家,放在靠我最近的桌子上,取名滴綠。

 

光陰很慢,慢得讓我嗅到幸福的味道。幾個朋友的婚期都定在今年,其中壹個網上的哥們,十月份就正式舉行婚禮了。新娘長相清甜,小他五六歲,當時我就跟他開玩笑說,老牛吃嫩草。

 

而我,突然喜歡上了這樣的安定。不再為好奇的遠方四處奔波,也疲於舟車勞頓的混亂生活,在這個繁華的城市,蝸居壹角。不寂寞,不惆悵,生活該是什麽樣,就過成什麽樣,忠於自己的內心,坦然於歲月。

 

我只有壹問:秋天已經開始了,妳準備好向我走來了麽。如果沒有,那就再等等,等到秋天的風,把那些葉子都剪掉;等到春天的嫩芽,再重新爬上樹木的周身,等到陽光,可以變得像四月壹樣不溫不火;等到妳覺得無法再等為止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相逢只管閑雲 的頭像
相逢只管閑雲

相逢只管闲云的部落格

相逢只管閑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